我一直不明白,你如飞蛾投火般,从旧爱周转到新人,从怀念过去到寄托未来。却没有1分钟,愿意把心安放给我。是啊,或许感动不足以让你下定决心。你总是要表现出一副很愧疚的样子,却不乐意说些心里话,我很讨厌这样。并不冀望真情有甚回报,那至少,也要坦坦然说明白。虚耗了你我,也或许我从未于你的时间中真正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