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念旧,越来越想封闭自己,越来越后悔于过去的选择。人既做不到坚强,也做不到达观。沉湎在种种思绪中,梭巡在无尽的日夜长梦里。也只有这样做,才可以获取一些“一切重新开始”的慰藉。不打算再对一切人一切事抱有任何多余的惦念了,只想多陪陪家人,这就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