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

今天又是学校的开放日,各个社团都得赶架子上场出个摊位。虽然自己早就算个边缘分子,但也得尽尽义务去再值守一回。

其实内心里是颇有些不想去的,但更不愿意伤害朋友的感情,犹豫一番还是答应了下来。过去一年的社务消耗了自己太多心力,以至现在每每想起社团的种种,回忆有之,快乐有之,更多的却是无奈与疲惫。

不要和消耗自己心力的人作伴

这大概是我呆在社团这三年所收获的最重要经验吧。或许这种消耗从不是单向的,自己又何尝没有在虚掷和辜负别人的期许呢?(笑)有些事情恐怕还是不要深想为好。

轮滑广场的场景还是那么熟悉:依然是人流如织,小孩子们时不时地来摊位上询问我们有什么小游戏;依然是欢歌乐舞,中心圆角上国际生们表演着无聊却自得其乐的节目。依然是……依然是和大一那年我给她录视频时的场景一模一样。

现在的我究竟是什么呢?至少不是过去自己期许的我,甚至算不上完整的人了。生命中的某些东西全然消失无踪了,剩下些浑浑噩噩的碎片,塞满了整颗心。我感受到它们每天都在不断地相互斗争着,或控诉,或鼓励,或消沉,或平静。

后悔于
过去的选择
也恐惧着
未来的形貌
滴答、滴答
今天已流逝。

这是去年底时记录下的情绪,而直到今天也仍然如此浓郁地包围着我。

但还好,我已经没有所谓挣扎或绝望的想法了。尽管这片黑暗之海从未消退,渊下的心灵已经是一片空无。

对外界来说,可能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般的油盐不进状态吧。

而对我来说,这就像时间静止了时的样子,更可能是在不断地倒带。我的一切都留在了大一,留在了高三,留在了初三,留在了那些重要的却不断被我努力遗忘的印记里。

我想,我应该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想,我应该留在这里。

我专注地盘算着,任由无情又无无情的时间带走今夜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