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句胡话

和她聊天再也找不回以前放松的感觉,每句都得小心翼翼地想,是否有所冒犯,是否前后周全。

大概那段玩你画我猜的时日真真已成永恒的回忆。

可能也就我还一厢情愿地呆在原地不动,看着周围人事越行越远。

只愿生活还能留有一方立锥之地,容纳这无可宽恕的我。

熄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