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之敌

大概是又一个十字路口。

得益于某种精神问题的关系,这大半年来日子都过得极差,每天都是处于一种非常浑噩的状态。晚上难以入睡,白天也因此没有精神。尤其是记忆力和注意力方面的持续滑坡,让我深感吃力和痛苦。

对于一个读书人来说,或许最不能接受的设定就是承认自己智识不济,难以继续自己曾钟情的物事。

所以摧毁一个人意志的方式之一,或许是让他不得不过上并接受某种令自己感到难堪的生活方式吧。

使他变得既驯服又反叛。而前者是必然的结局,后者则是徒劳的抵抗。

一个人的挣扎时光却是没有太多东西可以说的。今日鼓起的勇气明日就尽皆散去,于疲惫的第三日和第四日被空荡荡的情绪包裹,在第五日重归浑噩。

偶尔有想过某种直接打出Ending的方式,只是觉着还没有看到社会主义实现,心里有太多不舍。所以现在才不至于草草结束这段已经显得有些残破的鲸生。

是的,如果轮回真的存在,希望自己下辈子能做只鲸鱼。

自由地远行,没有起点,没有终点,没有家,成为一个永恒的孤单旅人。

这既是鲸鱼的愿望与选择,又是它的本性与宿命。

一出美好的悲剧。

我自己是热爱悲剧的。

那种不那么张扬的故事。

静默地开始,平淡地叙事,无声息地结束。

时间是这种故事里最大的敌人,他们痛恨它,宁愿它未曾存在。

因为时间永远赐予了最后的希望。

但在悲剧中,它确实的作用,是见证了深陷希望里的主人翁们毫无意义的一切行为。

并发出几不可闻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