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终总结

一篇憋了好久的总结,很多想写的忘写了,很多不想写的加上了。

还有很多话,却是不值一提随风而散了。

序言

去年12月29号就开了这篇文档,结果到了今天才提笔写起来。懒终于不再是主要的原因,注意力无法长时间集中恐怕才是困扰我的大难题。

稍微摆脱抑郁的困扰后,我常常会陷入一种莫名的焦虑状态:还有好多事要做,还有好多事要做啊~但这种压迫的感受反而引发我产生了激烈地抵抗:不行不行,我要挥霍一下时间,我受不了这样!于是我一方面在肆意的浪费着时间,一方面又为时间的稀缺感到不安。

这样有趣的冲突让我陷入了困境:没法集中精神做事。无论什么活计,只要干上个几分钟,就浑~身~难~受~急不可耐地要找手机刷刷小说释放下情绪。当然,玩游戏除外(笑)。

在写作这篇总结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这样焦虑的根源究竟是什么呢?现在虽然没想好,但也试着列几个答案:

  • 对过去的悔恨:大学这几年,八成都荒废了过去,荒废的程度是与自己抑郁的情绪互相作用、层层递进的。过程用不着细述,就说说最终的结果吧:到上个学期走入期末时,最后两门非常重要的考试竟然一个字都没写出来,空空交了两张白卷。记得那会儿我还勉强安慰自己:没事的,至少你没有再逃跑了,你坐在了这考场上。但心里恐怕已经清楚,自己的学生道路是终结一大半了:又有哪个学校会招一个成绩平平,或许成绩平平都说不上的自己呢?真的好想读书啊,真的好想去看看知识的边界,和最聪明的一群人做点事情,就算打杂也行……但其实没学校要我也并不是让自己特别难过的点,我还有一个去做程序员的Plan B(好像这样说一下子显得挺丧气了)……最难过的还是感到自己背叛了自己:一次次做出了违背承诺的事(和考试有关的承诺大概是学期初要求自己一定要好好跟着学,结果……)。这种难堪的背叛最终让自己不断地陷入悔恨之中,但却又无能为力。是啊,时间已经倏忽过去了这么多,我又能从哪找回来呢?思来想去,只好向前看了。所以我开始对2017年的时间异常敏感起来,安排了好多好多抢救计划,就拼命要一口吃个大胖子。实际上我自己清楚,如此宏伟的计划恐怕是自己无法支撑的,只是自己不愿意去深想这个。我想追回失去的,心里却不抱着太大希望,甚至越发绝望。但绝望的情绪被我潜意识地压制住,只能以焦虑的方式曲折地表示出来。这恐怕就是某种自我抗议吧……

  • 对未来的不安:这几年对未来的规划是一变再变,经济学家,数据科学家,前端工程师,可视化工程师,创意编程艺术家……大概是因为天生兴趣比较广泛,觉得大部分职业都是有意思的,实在没能想好到底要走什么路线。这个问题被一再搁置,终究也是分散了自己的心力,干啥啥不成。但人总不可能这样任性下去,或者说家里条件也不允许自己任性下去。我最终还是要走进社会,承担起些微应有的责任的。尽管我如今也知道了这个问题的严峻性,却还是愿意那老样子,什么都学点再说。颇有些光棍性格,却也颇让自己多了很多不必要的忧虑心情。

  • 感情生活的挫折:铺垫这么多,貌似终于是说到正戏。自从我对爱情有所憧憬以来,失败的结局总是那么不可动摇。每每看到些能摆脱它曙光时,也终究会发现都不过是一场幻景。它就像宠物小精灵里的火箭队那样一次次背诵着台词:“可恶,我一定会回来的!”,然而不出意外地在下一集,它回来了……真是忠于承诺的好孩子啊!我用尽了可能的方法想改变一切,但改变的时机却貌似没有对过。爱情的大门需要奇数打开,而我却总拿着偶数尝试。历史循环论大概就是门总结我这样遭遇的爱情哲学:随你怎么发展,反正一切都会回到原点,回归终结。我的抑郁情节大半也归结到这个缘由上:失败的感情经历演变成了失败的人际经历,每一次退出与离开都让我太过太过悲伤。而抑郁却毫无疑问地,长久地影响着自己的心理状态。

简单回顾

稍微回顾2016,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一场与抑郁斗争的过程。断续发展了三年后,我的抑郁终于到了一个彻底爆发的时期。每日很晚才能睡,醒来时已经要午后,再一晃神后就发现自己仿佛又走到了一天的终结。记忆的衰退,注意力的丧失,身体内部的失调……都凶巴巴地跑出来干我了。疲惫的精神状态没法让自己处理什么常规的事务,自暴自弃倒是成为维持自己生活下去的重要手段。

大吃大喝,使劲游戏,看小电影……精神上的快乐已经无法体会,索性就寻求感官上的满足。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感官快乐只是一时的。但这一时的鸩毒,倒也让我好死不死地选择继续活下去,而不是马上从六楼来个自由落体。万一失败,估计连感官快乐都体验不到了……所以偶尔生起一些不好的念头时,我都选择睡一觉。起来后再打打游戏看看小电影就好受多了。

就这样,我倒退着地走过了这一年。

身体

宅了一两年,外加上略悲催的生活习惯,使得自己的身体状况衰退了许多。好在没有遇上什么大毛病,感谢父母,感谢神仙。

学业

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学业不可避免地陷入了困境。我去年向学校申请延迟了几门考试,由大四降为大三,相当于虚耗了一年。但这种做法最终证明是毫无作用的,我照样是在“大三”的第一学期里棒棒地交了白卷,一门叫微观经济学之博弈论(天知道我最喜欢的其实就是纳什老爷……当年还在C站上拿过神取道宏的证呢~),一门叫计量经济学1(所以徐老师问我计量什么水平时我只能慌不择路撒下谎了,弱鸡水平……应该是鸡蛋水平……)。这相当于亲自送自己的学术生涯上了飞机,一路走远了罢……对此我是真的好难过,非常难过……

但是不是就毫无作为了呢?客观地说不是,我这年都在断断续续地学着写代码(花费的时间还比不上15年),Python,JavaScript乃至Java,C(只会printf也算数吧!)都有所接触。因为三天打渔三十天晒网,写出来的大部分东西都是狗屁,老老实实正经写程序的时候并不多见。但幸运的是,我跨过了新手最艰难的一关:听见新语言就害怕,看见代码就头晕,对基本的写代码逻辑根本没个概念……16年底的我可以遨游在各个语言的print语句里,和基本的数据类型玩一玩,与常见循环打打交道,顺手时还能写两个蹩脚的程序实现自己的一点想法。这大概已经算是脱离鸡蛋水平成为弱鸡了吧,也是今年我唯一能说上两句的“学术成就”了……

自我发展

读了0本正经书,丢了读书人的脸。

看了N本网络小说,感官快乐满满的。虽然名字都记不清楚了……

做了两个网站,NottinghamBridge给不少身边朋友提供了翻墙的便利。Nottingfair给校内同学进行二手交易提供了些许方便。这两个站都算是我挣扎反复的见证吧,纵使堕入黑暗,也偶尔心向光明(中二脸)。

说好的减肥,并没有成功……偶尔跑了两天步,最后都画饼灰灰了……

学画画,年底买了手绘板画了几回,搁置了……

学吉他,买了没弹过一次,吃灰了……

学数学,呵呵……

我感到有点总结不下去了……

看来2016年并没有什么发展啊。

社交

日常社交上呢,我找回了一些失去的关系,失去了一些已有的关系,找回又失去了一些关系。并没有认识几个新朋友,老朋友的关系倒也靠他们的照顾才维系得不错。具体都有发生过什么我大概已经忘记了,但内心的感谢一直存在:

  • 我要感谢室友们,陪我一起度过了这三年半。
  • 感谢春花,她的不计前嫌解开了我一道很沉重的心结。
  • 感谢SZ,HR,FH,PPG等一干瞎搞事的GAY友……
  • 感谢GGWP群里的兄弟,一起玩游戏的时候都很开心,可不只是感官上的。
  • 感谢小徐,在我困难的时候给了我很多支持。
  • 感谢老猪,但提到你我还是很悲伤,这大概是最复杂的关系与情绪了。
  • 感谢帮助和照顾过我、一起玩耍与聊天过的朋友们,我因你们的存在而坍缩成实体。

感谢完了同龄朋友就再说说亲人长辈。

  • 感谢我小表弟,初二了还瞎和我玩,不要有我的影子才好……祝你早点找到女朋友。
  • 感谢姐姐,照顾和教育我很多。
  • 感谢我的亲人们,姑爹姑妈,叔叔阿姨……好吧我自己有数,就不举例了。
  • 感谢魔王姐,虽然并没有血缘关系,但她的话语尤其帮助我走出了很多,思考人生啊思考人生……
  • 感谢Daniel Shiffman老师,他在教学视频里诙谐乐观的态度尤其感染我,以至于就算现在的自己状态不好,还有余力在字里行间整点黑色幽默= =。
  • 感谢徐老师,在我已经快觉得自己彻底没屁用的时候选择信任我,给我机会做了一点点RA工作,却还常因为这一丁点成果鼓励表扬我。真是拯救了我濒临破碎的小玻璃心。此外徐老师的一篇微博也异常让我印象深刻,并帮助我最终走出了特别抑郁的那段日子。
  • 感谢Wenzy老师,把我领进Creative coding的大门,尽管我依然什么鬼都不会……写出来的东西都跟二傻子一样,但Wenzy老师还是没批评过我……
  • 感谢爸爸妈妈!
  • 感谢我来不及感谢的人们。

结语

好吧原来这就是一封感谢式总结……大概是确实没有什么可供记录的东西,且自己的记忆又有些脆弱的缘故吧……

新的一年,我似乎要好很多了。就是一下子的事,感到走出来了。

尽管历史遗留的问题还有很多,尽管前路依然曲折渺茫,尽管……

越说越觉得不对劲,还是不要想太多为好。

新年愿望很简单:

  • 上完想上完的课
  • 学好想学好的东西
  • 成功减肥
  • 关爱家人朋友师长
  • 夕阳武士的一面永远闪烁!

“Nobody tells this to people who are beginners, I wish someone told me. All of us who do creative work, we get into it because we have good taste. But there is this gap. For the first couple years you make stuff, it’s just not that good. It’s trying to be good, it has potential, but it’s not. But your taste, the thing that got you into the game, is still killer. And your taste is why your work disappoints you. A lot of people never get past this phase, they quit. Most people I know who do interesting, creative work went through years of this. We know our work doesn’t have this special thing that we want it to have. We all go through this. And if you are just starting out or you are still in this phase, you gotta know its normal and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you can do is do a lot of work. Put yourself on a deadline so that every week you will finish one story. It is only by going through a volume of work that you will close that gap, and your work will be as good as your ambitions. And I took longer to figure out how to do this than anyone I’ve ever met. It’s gonna take awhile. It’s normal to take awhile. You’ve just gotta fight your way through.” —Ira G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