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里的龙

这段时间看小说,里面主角学了一些佛门功法,名字里都带着龙。回想了一下,发现知名的龙象般若功同样是一门和龙有关的少林绝学。这不禁让我突然寻思了起来:龙是中国本土文化产物,佛教是外来的,可佛经里却常有龙的身影。元芳,此事必有隐情!我猛地一扔书……一扔手机,瞬间感觉到周围的气氛都变得有些暧昧了。

原始的那迦

在原本的梵语中,那伽才是龙原本的称谓,指的是类似蛇的巨大水生动物或是真正的蛇。为了进一步确定具体的形象源起,我们可以从佛经里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一臣曰。斯杀不酷。唯以投大海中。斯所谓酷者也。龟笑曰。唯斯酷矣。王使投之江中。龟得免喜驰诣龙王所。 –《六度集经》

文殊师利言。我于海中。唯常宣说妙法华经。智积问文殊师利言。此经甚深微妙。诸经中宝。世所希有。颇有众生勤加精进。修行此经速得佛不。文殊师利言。有娑竭罗龙王女。年始八岁。智慧利根。 – 《妙法莲华经》

尔时世尊遥闻龙王启白。时到告诸比丘。著衣持钵当诣大海开化众生就龙宫食。 –《佛说海龙王经》

这些内容说明了那伽是居住在海中龙宫的,且沿着河流即可以从陆地抵达其居所。这很符合地理情况,恒河是印度最重要的一条河流。它直通孟加拉湾,哺育了灿烂的印度文明。印度本土的宗教都满是和恒河有关的故事。

生男女二人。男名盘达。龙王死。男袭位为王。欲舍世荣之秽学高行之志。其妻有万数。皆寻从之。逃避幽隐犹不免焉。登陆地于私梨树下。隐形变为蛇身盘屈而卧。–《六度集经》

龙子为了逃避万多妻子的追踪(羡慕),变化成了蛇藏起来。可见那伽作为神话偶像本身应该不是蛇,但和蛇恐怕有些联系。

尔时有龙王。一名噏气。二名大噏气。三名熊罴。四名无量色。而白世尊曰。于此海中无数种龙。若干种行因缘之报来生于是。或有大种或有小种。或有羸劣独见轻侮。有四种金翅鸟。常食斯龙及龙妻子。 –《佛说海龙王经》

这里提到有一种生物,叫金翅鸟(或者迦楼罗)以龙为食。我一直觉得,传说都是以现实作为依据的,就查了下什么鸟会吃蛇。果不其然,一种广泛生活在南亚东南亚地区的鸟类进入了我的视野:蛇雕。这种中型体积的鸟类可是捕蛇好手,就算是面对眼镜蛇也敢正面打上一架。而它的翅膀毛色也有些土黄,刚好是与金翅鸟的称呼有些照应。几番巧合下,或许……当然,我这种从鸟吃蛇——迦楼罗吃那伽——那伽的原型就是蛇的推断还是比较脆弱的。

在无法从佛经里寻到更多对那伽形象的描述后,我将视野转向了现实,想看看庙宇中的龙众和那伽是怎样的造型。

经过一点搜索,我先找到了比较有名的清迈双龙寺:

双龙寺,图片来源谷歌

这个是寺庙里比较标志性的双龙阶梯,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这里的龙和中国龙有许多神似的地方。生了脚,头的形象也很趋近中国龙。这不免让我觉得有些疑问,仔细一看建寺时间,1383年,大概是明初时候。此时的佛教在中国早已本土化很久了。《佛说海龙王经》、《妙法莲华经》、《华严经》等记述有龙王的佛经早已出世。所以我想,清迈的双龙寺大概是反过来被中国化后的佛教给影响了,才造出了这样形象的建筑。这不免是个有趣的意外收获。

这时候我突然回想起一件小事:在过去,自己常和家里人去弘福寺上香,每回都要在门口的龙王石雕壁画前玩一个小游戏。对着壁画退后十步,然后闭着眼睛去摸壁画前的圆盘刻印。若是中了,就代表着未来几天会有好福气。这个瞬间涌上来的记忆蛮温馨的,但也一下提醒了我,恐怕自己是很难从寺庙里找到原始那伽的痕迹了。

止住现实的脚步,我不得不将目光转回那伽这个原始词。其实维基里一早就提到,那伽这个形象源于印度神话中的蛇神。而这位婆苏吉(vasuki)蛇神,头顶的宝石正叫做Nagamani。与此同时,她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佛教经典中,正是法华经里的八大龙王之一,修吉龙王。

这个神奇的发现一下子让我确证了佛经里龙的真实形象,那就是一种形貌类似蛇,居于海的生命。

那伽与龙

既然我们知道了佛经里的龙不是中国龙,而是一种生活在海里生物。那为什么佛经要把它译作龙呢?把问题结合历史,从魏晋到隋唐,是佛教从传播到兴盛的时期。之前提到的几本佛经,译本大都翻译成书于魏晋,在佛教兴盛的隋唐自然也是广泛流传。

做翻译的人当然是知道那伽原形是类似蛇的生物,但使用音译恐怕不算得体,便得寻思一个替代物。什么替代物才好呢?作为后人,我们知道,那就是龙。自不必说龙的形象千年来深入人心,容易为百姓接受。但译者在考虑到现实需求的同时,也要尊重原著。所以龙为什么成了那伽的替代?这很自然地就让人猜想到,必然是二者的形象间存在联系。

搜了搜网络,在《历代玉器龙纹变化》一书中,我们可以看到:

魏晋南北朝:上海博物馆收藏的一件刻有南朝宋元嘉七年款的玉带饰,龙呈“”形,做爬行状,通身满饰蛇鳞纹,头上有一对鹿角,脑后有一绺毛发,关节处有弯钩形腿毛,菱形眼眶,口微张露齿,四腿粗短,三爪足,此龙与汉代的形象有异,而与唐代以后的龙接近,是后世玉龙的雏形

隋唐五代:龙纹有以下特点:也是采用浅浮雕与细阴线结合技术来装饰在器型表面,也有采用了镂空技法,与龙同时出现的有火焰珠纹,流云纹,水草纹,山石图案等。龙头较长,头上有鹿角,云形耳和毛发,丹凤眼,口大张,嘴角超过眼角,后腿特长,一足与尾相交缠绕,腿关节处有毛,足为三爪,躯体较南朝时更为细长,接近蛇形,身上刻有网状鱼鳞纹

很可能,有鳞、爬行等关键词一下子就激活了思维。这可不就是中国那伽吗?译书的老哥狠狠一拍桌子,于是龙就成了那伽,那伽成了龙。

至此,我的主题探究也就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

而佛教与龙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譬如,龙宫的传说源于佛经,四海龙王行云布雨的本事也出自佛教的典故(链接在哪,链接我关掉就找不到了)。所以在西游记里,泼猴子悠游龙宫得了兵器,一路折腾闹到天庭,最终被佛祖镇压五百年还债。未尝没有龙王在背后给佛祖告黑状的功劳呀?

打了小的,出来老的。传统文化精粹源远流长,佛祖也不能免俗呢(嘻嘻)。

Bonus

刚开始提到,有一种武林绝学叫龙象般若功。但从大智度论里我们可以发现,龙象实则是讲的同一个事:

那伽(梵语),或名龙,或名象,是五千阿罗汉,诸阿罗汉中最大力。以是故言如龙名象,水行中龙力大,陆行中象力。

这件事其实也让我挺好奇的,巨蛇巨象被南亚人民一起崇拜可以理解,但它们之间共同之处在哪呢?象的鼻子近似蛇吗?未免有一点牵强附会了。更可能只是翻译上的一时疏漏吧。象并不存在,只有龙,只有那伽。所以该转叫那伽龙般若功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