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雨西洲

可能是在下人生中最孤单的生日。

日常点歌: 夜盲症 | 查无此人 | 坠落

我最开始看网络小说时,作家码字都还算认真,读者也尚未钟情于小白文。所以自己经常能在阅读时发现些让人耳目一新的原创文字。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一篇《渔渔鱼喻》,出自小说《数字侠客行》:

屿域鱼腴,渔欲与渔。

臾遇雨,雨淤榆余,豫余,渔愈欲与渔。

遇妪,妪语渔语:“愚,雨欲渔鱼?”

渔语:“余愚鱼愈愚。”

域鱼腴余,渔愉。

鱼语:“遇雨愈愉?”

渔语:“雨雨余,浴娱愈。”

鱼逾,遇渔。【原创】

其实看过的书太多,记下的东西太少,这篇古文虽然奇异,却不至于能让自己记得这么清。直到这两天又想起此文,心里一下子透彻了:缘,妙不可言!我与这文章的缘分,只让人觉得,一饮一啄,皆有前定。

我也不知道多久能写完这篇。

  • 2017/10/16 Ver. 1.0

  • 2017/10/18 Ver. 1.1

状态

讲讲最近的身体状态,可以说是极差了。断断续续的吃药,结果是和没吃差不多。从那天以后,经常一宿一宿的失眠,有时候是事出有因,比如到了某些特定的日子……有时候就是没法睡,躺着躺着就六点、八点、中午十二点了。

我其实希望自己能有个正常点的作息,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在为数不多能入睡的后半夜,总是做一些光怪陆离的梦,已经很久很久谈不上什么有质量的休息了。

最近这两天,似乎身体更吃不消了,只要轻轻摇摇脑袋,立马就升起很严重的晕眩感,然后就开始忘事,总忘了自己正在做什么,或是打算做什么。(就在写完这篇不久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在清除Air上的文件时,本来做了备份,却忘把备份给上传到云,结果练习写的Processing sketches基本都丢了……我脑子里一直提醒自己要上传备份,但就是一下忘干净了……无语)这个事吓得我从昨天开始屁滚尿流地顶着台风就往健身房走,运动后确实能稍微缓解一些。

是的,这是我这近两个月来第一次出那么远门(笑)。每天的生活近乎是依靠着室友照料,常用的话题基本离不开“要吃什么”、“要喝什么”、“还要带什么”。由于天天都需要甜甜的东西提振一点心情,我差不多已经喝遍了超市里所有品种的饮料。有空的话我想整理整理个心得,做个简单的小网页,名字就叫“今天喝什么?”。

前天(大概是13号)洗了个澡,九月从上海开完药回来后第一次洗澡。感觉已经够格回答一些洁癖问题,比如“长时间不洗澡是什么体验?”、“长时间不洗澡后突然洗澡又是什么体验”。对于第一个问题,我确实没什么体验,大概是已经对时间和周围的感知模糊到一定境界了。对于第二个问题,呼,洗白白真舒服。在暖暖的浴室里听歌唱歌,完美的快乐时间。所以我现在把洗澡列入了日常活动中。

不过,每天洗的时候都是一抓一把头发,还是有点心疼的。想起开学时去理发店,快结束时理发小哥儿问我是不是要剪短点。我自信地说“短点OK,反正长得快”。结果人嘟囔了一句“可能也剪不了特别短,否则就太稀了”。噢,原来我的一头乌黑浓密已经不知不觉安息天上了。

变秃了,但也没有变强。这恐怕是最气的。

生日

今年的生日只收到了爸爸妈妈和小姨的祝贺。心里面是既感到珍惜又非常沮丧。

尽管那天也不过是无数普普通通流逝掉的日子,没有一点点波澜,但心里还是挺不是滋味的。

十八岁后最好的一次生日是和春花过的,我收到了人生中最珍贵的一些礼物。不过在那天结束后,我们的关系就宣告了破裂。有道是可常回味,无法回头。说过的话,流过的泪,美好的回忆,都只能于最后收捡到角落里。

虽然我已经习惯了这份工作,但心里老早就筹划着辞职。但身在人生这间老天爷亲自管理的央企,转换身份恐怕是件举步维艰的事。我一个人做不成,也找不到人帮忙。

希望明年生日能有个好兆头,毕竟按照道理来讲,本命年应该会有一波老天送温暖的福利。这12年发一次安慰奖,要求真的不过分。

关于自己

我琢磨着自己本性真是个挺乐观的孩子,是的一个重度抑郁的同志会认为自己本质不坏。

我大概是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

无论在什么时候,我都对心存希望。微薄的一丝丝,也是光,也是Light1980。

我永远在遥望那个质朴又浮动,苏醒而衰退的纯真年代。

最近在做什么

这段时间在玩王者荣耀。两个月打了1700多场,把室友号从铂金垫底打到王者20多星,有点腻味了。

已经好久没写程序,做算术了。打算在Unity上开发一个叙事性的卡牌游戏试试水,新电脑到了后转UE4去了。

周末报了个画画班,下周去上课,好好从素描夯实起。

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我已经能发一些练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