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最喜欢的天气是朦朦胧胧的淡橙色下午。云曦一派漫漫舒展的形状,略微有些厚度,明暗相当分明,没有完全遮住天帷。阳光从云层中透射出来,就是挺懒洋洋的橘黄样子。这时候的气温一般不怎么高,二十度左右。微风和着软软的橙色阳光拂过身上时,就是那种我几年前对书记说过的感觉:今日行走风中,阳光很温柔。

1

这次去上海开药的来回之行恰就是在这样温柔的橙色午后踏上火车。虽然座位分配比较不尽人意,两次都是过道,但心里还是蛮愉悦的。最近这段日子,渐渐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美好的东西不要充分享受,浅尝辄止的体验反而更好。当然啦,粗俗地说,就是害怕过头后的应激反应吧。

去的路上没什么可提的,回来时却遇到了一件小事。我是三人座里最靠近过道的位置,旁边正好坐的是一对情侣。从外表上看,觉着差不多都是二十六七的年岁,应该也快结婚了。列车行到一半,女生突然有些意志消沉,对着男生说(这应该不算偷听吧:)):“你知道吗?我姐离婚了。这么要好的两个人,突然就散了。”此时男生不知道说什么,就紧紧揽了揽女生,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之前两个人朋友圈里还互相点赞交流着,好得不得了。你晓得不,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我们以后结婚了,我说是如果哈,我的心里应该就只有你和孩子。怎么能说分开就分开呢?可能和你,或许能决绝点。但和孩子是万万没法割裂的。”

谈话听到这,自己的心思恍恍惚惚地飘到别处了,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还说了些什么。我在想,是啊,好好的两个人,怎么能说散就散了呢,一点征兆也没有,一点机会也没留。决绝地,毫不容情地,把另一个人抛掷到一边。我有些愤怒,可能是感受到了背叛。也有些难受,可能是感受到了抛弃。更多的是痛苦,因为深刻体验到自己失去了最重要的一部分,她带走了我。

这两天读着本书,讲生物共生现象是如何作用于生命进化的。我对深奥知识只有学术上的点点兴趣,不求甚解,却总喜欢在这之上发挥些联想力。我觉得人与人的联系,不也是一种共生么?当两个人结合于一起,习惯了互相的存在时,他们便不再和从前一样了。这种紧密的联系创生了一种新的生命,不仅是精神意义上的,也是现实肉体意义上的(比如我之前说了,在每月固定的某几天我根本睡不了觉:))。当这种生命形式被一方确认无疑时,每一次相遇与道别,都将赋予沉甸甸的意义,这是古老的进化留给我们的礼物。

相遇是生,生的喜悦无可言喻。道别是死,死的悲凄难以述明。

OK,我承认我承认,这只是一个业余科幻小说家的夸张渲染。没那么严重,也没有特别轻松就是。

2

本来我打算用Unity做一款卡牌或者横板游戏的。只是兴趣宽泛而时间有限(或许这就是贱吧),决定尽量使用相同的工具来处理不同的任务。对于编程语言,经过一番考察下来,还是比较中意CPP,刚好新电脑也到了,就顺理成章地投身到UE4学习里去了。

虽然还没严肃写下半个字或代码,剧本确实已经有了头绪。一个像样的名字The memory of a broken heart。一个像样的主题:在平凡日子突然失去什么的故事(失去的什么究竟是什么?:))。一个像样的开头:主角从淡橙色的温暖午后醒来,发现妻子站在房门口,一脸开心地招呼他快过去……阳光透过栅格窗户,零零碎碎的亮斑映照在她的裙摆上,顿时让人一下子都痴住了……幸福地痴住了……

我希望我能喜欢这个故事,我希望未来玩到这个游戏的朋友也会喜欢它。

但作为我的第一个游戏,大概是永远不会上架的。

限于水平,美术和音乐素材都只能靠搬运嘛。

读书人的事,不能算偷:)

3

她给我唱的第一首歌是《小相思》,最后一首歌是《晴日共剪窗》。

我都好喜欢。

真的好想好想听她再给我唱一次歌。

一次又一次。

4

预告一下,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篇应该是技术文章。

梳理下我对Perlin Noise(柏林噪声)的理解及实战(Hmmm…)。我非常喜欢概率论,但高深的还没学懂。像柏林噪声这样比较亲切又美丽的,非常愿意让更多人知道。

又或者是发布下我的画画练习,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