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个性

这些日子里,我越来越能明白自己不喜欢什么样的东西。

在这如此强调个性的时代,有个性的人,若不被尊重,至少也免于被批评。

新时代的人,特指年轻人,似乎都想尽力表现出自己的个性。

“甘于平凡,不甘于平庸”,在心中,我们都觉得自己是块金子。

只是在平凡生活中无法展现出这份潜藏的独特的骄傲情绪,所以不得不选择别的方式来表达。

听某些人的歌,譬如,民谣。

买小众的东西,手工的,作坊出品的,有故事的。

摄影,冲洗出一些很有“艺术感”的画面。

旅游,远行到山水之间,期望一场意外的相会。

……

所谓的情调,格致,或品味,大概就显现在这些“个性十足”的活动中了。

可为什么我只觉得索然无味呢?

恐怕是,我已经对如此滑稽(言重了点)的表演感到厌倦。

这样得来的个性,不过是在一板一眼地复制与抄袭。

我无法从中发现属于你的东西,因为这些念头与行为,都深深刻印着别人的痕迹。所谓的“个性创作”,不过归结为一句老话,“新瓶装旧酒”。酒是别人酿的,自己只是流水线上万千瓶子中的一员。

这和东施效颦有什么差呢?从那些真有个性的人身上描摹些形状下来,制成自己的衣服,就大摇大摆地穿上了。

衣服并不是自己真实的模样,可太多人把它当成了真实的自己,甘于到此为止。

因为这样的“个性”来得轻巧,不费心也不劳力。

而且效果似乎也甚好,和其他瓶子站在一起时,互相都感到满意。

瓶子和“韩式美女”形成了一个有趣的类比。也许在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这点吧 :)。

我意识到,任何需要发挥创造力的工作,首先要求的其实是忍耐力。

忍受自己最开始的创作是那么缺乏滋味;也忍受自己为了磨练技艺,不得不重复地模仿与抄袭着别人作品的过程。

为了从空中自由跌落,我们先沿着前辈的路走上一大截,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因此,我愿意花上十年、二十年的时间,用十分、二十分的心力,探索人心与自然的边界。

酿一壶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