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of Beauty

我没有读过任何关于美学的书,但我尝试就美进行一点小小讨论。

  • 2018.6.10

  • 2018.7.18

什么是美

首先,我们应该对美有一个界定,什么是美?

美是一种自然属性吗?也许是,也许不是。常说要具备一双发现美的眼睛,这里似乎隐含了两重含义:

  1. 美是隐藏在具体物象之内的客观属性,有待为人发现。

  2. 如果不存在一个审美主体(或曰:我),美是无法直接显露出来的。

含义1隐隐是在支持美是一种不以人为意志转移的客观存在。但从日常生活的经验里我们能察觉到,就算对于同一件存在“美”属性的客体,每个人所“发现”的东西很可能是不同的。

对此有两种基于美是自然属性观点的解释:

  1. 客体的“美”可以有多种表现形式,不同的人看到的是它不同的面。

  2. 一个客体能具备多种“美”,所以我们对于客体“美”的发现,常常会产生差异。

这似乎就有些说得通了。可如果我们进一步诘问如果美确实是客观实在的,那我们应该怎么描述它时,就会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困境。

一个盒子的长是20CM,宽是10CM,高是5CM。

那这个盒子的美该如何度量与描述呢?

我们并不能找到一把公尺。

从可言道的角度出发,我们使用一系列形容词来表述盒子的美:漂亮,精致,小巧,沉静……

从不可言道的角度出发,盒子之美触动的是心灵的情感体验,可言道的部分不过是对此时此地内心情绪的一种简单概括。

回到之前提到的含义2,它机智地注意到了审美主体与审美客体间存在不可分割的紧密联系。

在这个框架中,美不是某种附着在事物上的静止属性,而是审美主体和审美客体间产生交互的产物。

精确的表述如下:

美是审美主体与审美客体发生互动的过程,集中表现为情感体验的流动以及进行创作性活动的愿望

审美主体与审美客体的背景(background)或上下文(context)相互激荡,呈现出的就是内心情感的周流变化,继而引发了种种创造性的活动(写作,绘画,唱歌,大吼大叫,跳……跑楼顶吹风)。

人之一生,各有身世,无时无刻不与周遭的人事物勾连交错。或因情感物,他山他水皆为心之投影;或因物动人,于此情此景间发散万千,不可收拾。

当然,这个定义不免显得有些宽松,以至于很容易让人提出异议。

“我捡到了五块钱,感到很高兴,特意写到了日记里。请问这算美吗?”

我的答案是,算。

作为审美主体的你,因为捡到钱而产生了情绪的流变后,是否认为这种体验是不得不发的呢?

当情感产生,又周旋欲发时,美就诞生了。

小大之辩

上一部分讲到,我们难以找到一把度量美的公尺。这是因为我们对于同一物象会有不同的体认,产生不同的美之体验。既然感受到的美都不尽相同,又如何进行比较?

但我们也能清晰地发现,尽管人有殊异,对于某些美的体验确实是能产生共识的。即是,我与你是可以在物象中体认到“同一类”美的。举个实际的例子,在观看几何形状时,我们很容易达成“规整美”或“秩序美”的共识。这种共识是具备普遍性的:我和你对“规整”和“秩序”的理解差不离,几乎等同。

不可否认,绝对怀疑论者依然能指出:差不离和相等并非一回事,细微的差异或许正是区别彼此认知的关键所在。对此,我只能将之作聊备一说处理,把承认“人与人之间存在美的共识”作为我美学观念的一条公理。

或是基因流传,或文化环境类同,在一个特定群体中,对于同一类美的普遍性共识是容易达成的。这条解释依然出于经验。大抵我在这对美的一系列讨论都是为了尽可能从自己过往经验中提炼出一些条理,以备日后进一步学习时参照。

如果我们能感受到同一类美,这将自然地引进一个新问题:对于同一类美,是否可以比较?

对惯于从经验中获取结论的自己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是不假思索的:当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