囿戏

最近躺床上时发现了一种有趣的文字游戏,没想好该取啥名字。

玩法很简单:先选取一个喜欢的词语,然后使用同音字替换其中的某个字,形成一个新的词语。

虽说是以喜欢作为择词标准,心里还是有些规则:选出来的词本身具备的象征空间应是相当广大的。

这类词语可以大量调动起人们的想象,从多种角度给予释义。

从而,这个文字游戏的潜在功用,是从文情上刻意地缩小了被替换词的意义空间,让读者从某个相对固定的视角来看待这个词,激活特定的想象。

另一方面,由于发音依然相同,故而新词会明显残留着旧词的痕迹,引着人向旧有的意义空间中回返。

这种文情声情间的交错往复,貌似特别能让人沉迷。

现在就开始玩会儿游戏吧。

忘川 - 望川

忘川总给人一种凄美的想象:如欲转生重新开始,须得尽忘此世尘缘。

喝过孟婆汤,才能走上奈何桥。来世的希望似乎以对今生的彻底捐弃为燃料。

前段时间,我试图找回高中毕业后注册的微博账号。一番操作过后,得到的却只是一个空落落的白板,什么也没有了。对于一个需要媒介才能回想起过去的人来说,我失去的或许不只是一段记忆,而是一部分自己。

网络时代,我们的许多重要记忆都分散在各个社交媒体与应用上。看似数字的东西极容易长久地保存,但这种想法终将被证明是幻觉:因为数字的东西也极容易被遗落。

换一部手机,短信就消失了。

卸载一次微信,聊天记录不复存在。

常年不用某些账号,再登陆时将发现所有的数据都被清空。

忘川不止存在于死后的世界,也一直于我们这短暂的生中若隐若现。

但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别忘记啊!

如果到忘川河前得先经过一条望川河。走到那的人舀起一碗河水,就能想起已经忘记的人和事,在放弃一切之前记起一切。

这或许会是世界在此生给我们的最后温柔。

逝水 - 侍水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对于时间迁变的感慨古今相传,中外通用,想必还会一代代延续下去。

逝水,隐喻的是那些无法挽留之人事与无可重返的岁月。

栈恋在过去中,不免产生些天真奇怪的想法。

如果我能随它们一起流去,是不是就能永远与之相伴呢?

这就是“侍水”一词的来源:侍奉着岁月之河上所珍视的那一串水滴,与之相伴相行,绝不分离。

对于自知愚蠢的想法,一定不要深究。

拆穿幻想常常是痛苦的。

尽管幻想带来的愉悦亦无法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