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

比之共同的大历史体验,我更珍惜无名浪花的小故事。

唯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线条。

这生命的轨迹,我们如何描绘?

EXPERIMENT: TRACK

收集:

记忆

当我们尝试回顾过去时,就能明了地发现,一切始于自身记忆。

记忆,它的结构可以是线性的:从小到大(时间顺序);也可以是分散的:从此地到彼地(空间分布)。时空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相对易用的参照系,或者说,回忆的起点

对于记忆力属于正常区间的人来说,回忆过程更多地表现为灵光一闪的树状:我们从一些时空节点出发,作为回忆的主干。但主干常常有些乏味,反而是忽然间回想起的某些枝蔓(人或事)能让自己顿时陷入不可自拔的渊深中。

如果没有这种刻意追溯的行为,这些深藏在过去的记忆很难在日常生活中为我们拾起。

乍一看,它们似乎对“过日子”毫无帮助,可有可无。

但仔细想来,它们决定了我们过怎样的日子,也解释了我们为什么要这样过日子

如此笃定地下结论,是因为我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些“忽然而来”的记忆中蕴涵的澎湃情感。

它们是不可承受之重,无法言说之物。所以我们只得选择“忘记”,也许更合适的词是“埋藏”。

可它们始终存在着,成为了自身命运的第一推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