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的超越

缓缓烟波迷横 粼粼抛散无踪
人生周全有几 共此烛光消度

这段时间偶尔会给室友遛狗。一般都是六点左右出门,天空依然明亮,但太阳已经显露出颓势,垂落在远方的地平线上,不复中午的炽烈煊威。云儿层层舒卷着,蓝白渐变的天空虽然不够清澈,却让人感到自在。空气里的燥热散去了太多,残剩的温度刚刚好适宜。穿街过巷,偶尔会遭遇一阵柔软淌过的沁凉微风,消融掉了最后一层贴合在皮肤上的薄薄炎气。在那样的时刻,灵魂似乎都变得干净通透了,安和的知觉感从心底逐渐弥散开来,真是特别惬意。

(或许这就是所谓修仙成功吗?)

浸润在这样的夏日傍晚里,光阴的流逝不值一提。

其实最近苦恼的问题不少。

一是脱发,只要见着认识的人,都得被问一句:“哦哟,你这头发,奔秃顶去了。得想想招式咯。”

我知道,我知道,别说了,我出家还不行吗?

正因为暂时不行,所以我得按着自己一贯的作风:如果问题是不得不面对的,那我会用尽办法解决它。

尽管有时候,我也无法遵循这项原则。

但至少在这件事上,我还能努努力。

所以稍微调查了一下,发现:

  • 脂溢性脱发无解,具体成因不明,和遗传,雄性激素水平,年龄,作息,精神状态相关。

  • 可以使用药物抑制,内服非那雄胺,外用米诺地尔,同时控制头发油性。但如果毛囊也脱落了,任何药物都无法逆转。

  • 最好也是最根本的办法是植发,把脑后具有“永不脱落”性质的毛囊移植一部分到前面来。

植发费用挺高的,想着还是等脱个七七八八了再做。

且因为自己已经使用了大量抗XX药物,所以我也不想再给内服药家族增添新丁了。

So,买点米诺地尔试试效果喽,洗发也用霸王Hh。

另外一件事就是考试了。

由于是不得不考,也就意味着自己要面临不得不过的境遇。

总是那么被动。

逐渐远离标题……

为什么要起个这样的标题呢?

我也捉摸不太清,就有种感觉,人的心灵不应该只陷在细腻的情绪流动中。

但如今的大家都是这样的,无论到哪去,我们都能见到情绪的表达方式越来越精细,以再现某些情感的纤毫模样。

我也深受这个潮流影响,今年写的东西都太注重于心灵细节的描摹,力图传递出许多微小的情感流动,达到“感同身受”的效果。就像这篇文章的开头,我完完整整一段话,只为让人能更精确地体会到“我的安逸”是个什么形态,代入其中。

就样做有什么不好吗?就我自己想,确实有些问题值得讨论。

爱恨情仇,这些本就复杂的纠葛执念为创作者更进一步剖解分析,安排桥段,为的是捕捉到这些情感的微妙纹理。如此写成的文章、制成的歌曲、拍成的影片,很容易引动共情。究其原因,可能在于这类创作接近了如今这代人(80末-00)的真实——许多人的内心都是暗流涌动的。我们心中的执念,普遍存在却又普遍相似——孤独在我们这一代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标签。之所以强调代际,还是出于经验的视角。我本来就属于这一代人,也未曾尝试离群脱轨,一直随着大流而行。无意再继续展开,总而言之深入情感之细微,这样的手法也算是当下时尚。

一次又一次地击中柔软处,把深执于心底的情感坦白、激荡。这似乎给它们找到了一条释放出路,却也在同时不断推动着内心情感的纷乱漩涡向外扩散。

似乎在某一天,我们会发现,自己已经牢牢地被这些极难言的复杂感情裹挟住了。

沉溺于水,喘不回气,找不到出路。

我们曾视为解药的东西,恐怕也是毒药。

对于执念的过度消费,恐怕我们终将不堪其重。曾经的爱与恨,在外力一次次的作用下被强化,是否会越过某个界限,摧毁人的心灵?

不得而知。

但如果这个问题是真实存在的话,那我给自己的答案就是:

  1. 适度消费感情,沉溺执念伤身:)

人的尘世心灵不止于此。

  1. 培养好自身兴趣爱好,做伟大祖国的接班人!

给心灵创造一片尘世外的栖息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