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写的小说片段归档

有些是完整的故事,有些算是大纲,还有些只起了个头。

新古奇谈 云市

广袤寰宇的北维尽处,就是峻岭起伏的天柱山脉。寒冷与荒芜是这里永恒的主宰者。

尽管环境如此酷烈,这片不毛之地却孕育出了一只罕见的生物,息。息者,云动大风也。承地之浊气而生,无有定形。庞大的身躯终年盘亘在天柱山脉的主峰之上。从很远的地方看过去,仿佛是一片迤逦绵延的巨大云气,终年遮盖着天柱金顶。

息兽诞生后的这几千几万年,一直以无穷无竭的天柱地气为食,保留着那一点先天灵光,无有沾染尘俗智慧。练气士所谓“专气致柔,能婴儿乎?”,恰恰是息兽真实的写照。

每年六月,息兽会

新古奇谈 明真

明真

益是一座位于地势极险要处的城市。秦道子语云:九为数极。而益城就建在九仞山的顶处。旧时的炼气士花费大气力移峰填谷廿载有余,才开辟出了如今这座云气缥缈的仙都。

既然是城,凡民总是占了多数。初始之时,住着的大多都是仙师未曾脱凡时的亲朋眷属。但到了今日,寻仙问道的人随着年岁累积多了,益城也就逐渐变得像凡世一般,红尘滚滚,熙熙攘攘。

新古奇谈

淮水的人们从没见过白天。老人们说,这是因为千年前淮水的领袖曾为一个女子激怒了日神羲,所以羲改变了太阳的路径,让它再也不会途经淮水。从此,淮水就没有了白天和黑夜的区分,甚至于到了如今,这两个词都变得颇为生僻了。千年后的淮人更习惯用另外三个字来区分时间:一个是工,一个是集,一个是眠。

每当河边白炽的焰光熄灭,青黄的巨型灯笼从领主府升起时,淮水就从工进入了集的时间。人们歇了活,熙熙攘攘地走在颇为宽阔的淮水主道上。沿路都是上集的商贩,点着各式造型精巧的市灯,欢快地招呼着过往路人。

“你以为会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领主只是争不过羲神,想通过软禁的方式找回点面子罢了。这样说起来还颇为丢脸哩~”河边是青少年们的聚集地,总不会缺乏热衷于聊隐秘往事的孩子。

见少年那么不以为然的样子,旁边的小姑娘却是气不过,放大了嗓门大声回应:“你别吹牛!大家都知道领主是为了保护舒才甘愿得罪羲神的!舒是自愿留在淮水的!”

见小姑娘声音越来越大,领头的大孩子赶忙挥手制止了她,沉声说:“你们都别吵,道听途说的事还能作数?要是惊动到了淮水娘娘,少不得被打烂屁股。”一番教育罢,大孩子随意攀扯了个别的小事,就轻轻巧巧地将这个话头结束了。

虽然说从未见过羲神,但人们却对他的存在深信不疑。这大抵是因为千年前故事中的其他主角都还活着的缘故。淮王到今天都还不曾退位变改,只是最近几百年里很少露面,几乎都安住在城中心的府邸里。所以人们对羲神存在的信念,更多地是源于淮水娘娘,也就是当年的女主人公,舒。

到了集尽眠至的时候,淮水总会泛起柔和的银光。若此时向河底看去,就会发现河面的银光是从一轮弯白的物事上荡漾出来的。假如这人目力甚好,就能在这物事上看见一道影影绰绰的女子身影,安静地随着流波摇曳。

五百年前,淮水曾发了洪灾,淹没了周围大量土地。虽然没出人命,但静等水退也不是个好办法。淮王对此不闻不问,人们只好请外界的仙师来降服水祸。谁曾想,仙师在望了一眼淮水底后,就连忙慌慌张张地设坛拜祭,恭敬告退。过后才告诉淮人,淮水发怒并非天灾,而是由于弯月里的淮水娘娘一时念动心失,神意凌乱,这才引发了大水。只再多等几日便也就无事了。

淮人稍得安心,却也被一下子激起了前古未有的好奇心。费几番功夫下来,终于弄明白了大概情形。原来。淮水娘娘就是舒,那个让淮王和羲反目成仇,最终让淮水永远失去太阳的女人。

或许是早已习惯了永夜的生活,或许是天性就豁达浪漫,淮人对舒却并没有太大的恨意。反而很有些同情这位孤独地生活在淮水之渊数百年的女子。

没人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也可能真相就掩藏在了淮人为舒创作的大量诗文野史中。每到眠时,淮水的少男少女们常会拿着自己最喜欢的故事到河边朗诵一番再回家休息。而淮水娘娘似乎也挺愿意听这些捕风捉影的故事,时不时地还奖赏一些故事讲得好的孩子–给他们裹上一层莹莹的光衣,接引到淮水河底游览一番。

每次这种事情发生,领主府总会急匆匆地派出人手赶来,等着人一上岸就带回府邸,让其重说一遍。这回可就不算是什么好事了,大部分都被赐了两鞭再遣送回家,而剩下的少数人,却是在这基础上还被多罚了些苦力之事。

尽管都已历经了这么多年,这样的情形却仍还常有出现,时时刻刻提醒着淮人那段千年前的往事:

日神羲带着太阳一走就是千年,再未曾有过回头。

淮王长久地闭门不出,没谁能说清楚他的脾性。

舒虽然最容易亲近,可每一个淮人都能在眠时体会到从淮水飘散开来的稀薄孤独感与哀伤。

月落淮水,日沉西极。在这无尽长夜的地方,住着一方多愁善感的淮人。

他们满心期待着无法被实现的愿望。如同他们最出名的传说人物一般,带着深如渊海的感情,毅然决然地走向那通往不归的道路。

末日后一千年

苏醒

仿佛还如一个平凡的早晨,申遥艰难地睁开了双眼。努力摇晃摇晃头,徒劳地驱赶着缠绵不去的睡意。

明亮的白光映入眼帘,他试图伸手遮住光线,却发觉自己竟然完全感知不到四肢的存在。猛地醒转了神,巨大的慌张情绪刺激着申遥想喊出点什么话来,但在嗬嗬喘出几声干涩怪异的音节后,申遥只能颓然闭上了双眼。

“或许这是个噩梦吧。”仓皇不安的气氛越来越强烈,耳边却听到了一阵由远及近的沉闷声响。体会到从眼皮上传来的越来越激烈的紧张感,申遥突然就张开了眼睛。

“啊!编号1101,欢迎醒来。我是乔治二十一世。”圆柱状的机器人头顶上激烈地闪烁着蓝光,好似真的因申遥突然的动作而受到了惊吓。

申遥怔怔地看着乔治二十一世。周围的物事逐渐清晰起来,整个房间好似一个囚室,金属墙壁折射出无数冰冷的光芒。它们肆意跳动着,纠缠着,最终化成了一只难以名状的大手,紧紧地攫住了申遥的心脏。

他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视线重新变得模糊。

时之巫 A Dream with Imagination

做了一个梦导致一整天都昏昏沉沉的…梦里自己是个杀手,奉命暗杀一位别墅的主人。奇怪的是,这个人的面容一直隐藏在阴影中,以至于我在行动前都没看清过他的具体样貌。幸运的是,行动还算顺利,自己没费多大力气就杀死了这个人。但这时,我忽然发现,与自己激战好一会儿的别墅保镖竟是自己女友。还没来得及问她为什么要保护这个人,她就认出了我,却出离愤怒地要和我拼命,根本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我没法和她动手,几招下来就身受重伤,陷入了生死边缘。不得已只好动用自己与生俱来的特异能力:时光穿梭。

这个能力可以让我带着指定的人穿越时空,抵达另外一个的世界线,就好比是镜像地球。在那里我和所带的人会拥有此世界的新身份,但却会忘记旧世界的所有记忆。

带着她一起跳入另一个时间线,身体状态总算恢复完好。但幸运之神却给我开了个玩笑:我们穿梭到的新地方是一片水泽。心神恍惚间我和她同时从半空落进水里,不少隐藏在水中的凶猛生物冲出来就要攻击她。我虽然失去了记忆,却在这危险时刻不假思索地游了过去,艰难地把她救了下来,也因此再次重伤,昏迷了过去。后来附近的巡逻队发现了这里的情况,把我们送往医院。

医生检查后发现,我头部受创严重,几乎可以断定下半生是植物人了。但她却没有放弃希望,从此在医院长住,等待我醒来。

身为植物人的我对外界的时间毫无知觉,只像一个行走在混沌国度的旅人,在无可形容的混乱心海里四处漂流。或许是时间跳跃的能力还有所残存,在不知经历了多少回盲目的游荡后,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完整的梦境世界。

那正是我暗杀行动即将成功的时间点,梦里的我恢复了穿越前完全的记忆。我心想,这次一定要看清楚这人的长相,搞明白真相。

一刀挥出,再次轻易地结果了这人性命。我着急地掀掉他的兜帽,拿出战术手电往他脸上照去。这举动却让我立时呆愣在了原地,心里随之泛起了一阵莫大的恐惧。

原来这人不是哪位重要角色,却正是我自己。

视角回到女友在的现实世界(当然还是梦里的…)中,病房的电视正在播放一段让我醒来后觉得意味深长的剧情:

男主和女主在一起后,逐渐因为某些事导致了男主形象的大破产。或者说男主变得不再是女主内心欣赏热爱的模样了。男主心里非常地哀痛,因为他自知是自己毁灭了一切,但却毫无办法。作为一个凡人,他既无法扭转过去–那些把他塑造成今日模样的往事;也无力更改未来,往事亦是枷锁,逐渐把他约束在一条确定的道路上。

他的内心痛苦不堪,却没法坦诚告诉女主一切。只能愚昧地盼望着有从头开始的一天,让他把最好的模样永远地留给女主,而把全部的黑暗背负在心里。

也就在此时,我终于满身疲惫地从这个长梦中醒来。

我想电视里这位仁兄卑微的梦想可能曲折地由“我”实现了吧。“我”穿越时空,化身为奋不顾身的英雄,然后陷入永恒的沉眠,一切就此定格。给梦里女友留下的不正是“我”最好的模样吗?

如果孙悟空终有一天可以披着金甲圣衣,踏着七彩祥云迎娶紫霞,我希望那天的长度是按正常日子算的一万年。

白雪公主

很久以前 公主被恶毒的女巫下了诅咒 沉睡在城堡最深处的房间里 据预言家说 只有真爱之吻才能唤醒她

邻国的王子千山万水费劲艰辛来到了城堡 怀抱最诚挚的爱意亲吻了公主 然而 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 公主仍然陷落在无尽的沉眠中

预言家为此又重新占卜了一次 可结果还是明明白白地显示 只有真爱之吻才能唤醒公主
尽管有些无可奈何 王子却没有放弃 在每一个阳光垂照的上午 每一个西风拂渡的午后 每一个月色斜落的夜晚 他都坚持着亲吻一次公主

直到很久很久后某一天 垂垂老矣的王子第十万零一次吻在公主的额头上时 萦绕漫长岁月的诅咒终于破碎了 原来预言家的占卜一点没错 只是遗落了关键的细节

看着依然年轻 风姿绰约的公主殿下 王子却一下子失去了全部精神 他忽然就明白了 以前公主在他眼里 就是一幅静止的画 所有关于她的一切都出自自己的想象 而当她真正从画中醒来时 已经是太迟太迟了

王子爱上的只是一道幻景 而不是真实的公主

于是在第二天黎明 他悄悄出发 穿戴着黑褐斗笠 佝偻着背 渐渐消失在荒芜原野的尽头

星辰

很久以前 公主被恶毒的女巫下了诅咒 沉睡在城堡最深处的房间里 据预言家说 只有真爱之吻才能唤醒她

邻国的王子千山万水费劲艰辛来到了城堡 怀抱最诚挚的爱意亲吻了公主 然而 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 公主仍然陷落在无尽的沉眠中

预言家为此又重新占卜了一次 可结果还是明明白白地显示 只有真爱之吻才能唤醒公主
尽管有些无可奈何 王子却没有放弃 在每一个阳光垂照的上午 每一个西风拂渡的午后 每一个月色斜落的夜晚 他都坚持着亲吻一次公主

直到很久很久后某一天 垂垂老矣的王子第十万零一次吻在公主的额头上时 萦绕漫长岁月的诅咒终于破碎了 原来预言家的占卜一点没错 只是遗落了关键的细节

看着依然年轻 风姿绰约的公主殿下 王子只觉得自己越发衰朽不堪了 于是在第二天黎明 他悄悄出发 穿戴着黑褐斗笠 佝偻着背 渐渐消失在地平线尽头

公主一觉醒来 发现王子失去了踪影 急急忙忙地到处去寻找他的下落 但一个人若真心想藏起来 又哪里是能轻易发现得了的呢 伤心的公主每天都对着镜子流泪 盼望着王子能早日回来 但时光一天天流走 王子再没出现过

此后又过去了多年时光 人们惊奇地发现 每到阴沉晦暗的黑夜 总会有一道柔和的星光倔强地穿越云层垂落公主的城堡上 熠熠生发出温暖的辉光 照亮周围的一切

这个秘密只有公主才明白真相 在她最珍惜的首饰盒里 小心地安放着一枚普普通通的橡木戒指

上面用精灵语刻印着一句话:愿此爱如同星辰 永不坠落

王子从未离开